小螺号瞎几把吹仙鹤听了瞎几把飞

LOFTER年度最懒惰画手











李好呀我是爬墙侠(认真点)
💦

李好!俺4岛屿【常用✨】
也可以叫我鹤归山
厨韩叶
忘了我这个爬墙侠吧】
爬墙速度堪比火箭是在下了】
其实还有很多你没发现的我厨的cp?(*´艸`)】
关注我就能了解更多(?)
欢迎来找我玩(☆´3`)

别急我文我还在码

我只想球球你们吃生远吧
生远那么美好啊
吃生远吧

大概是很遥远后的事了








今晚码文








祝我不猝死

亲亲亲亲亲舔舔舔舔舔。

张嘴吃点干粮。

吃完这个我去码文了

自己动手丰衣足食
我肝儿开始颤了)

罗浮生x章远(01)

不是特别清楚角色的性格 但我真的很努力在写了QAQ……


码了一点生远的文!
看我什么时候写完吧(;´༎ຶД༎ຶ`)






生远
罗浮生x章远
01



章远今天又迟到了。
他气喘吁吁的扶着教室的门边,刚抬起头,视线正好对上在讲台上守早自习的班主任。章远心下一叫苦,在喘息中挤出一个微笑,缓缓的抬起身子,立在门前。他试探性的抬抬眼珠,企图瞟到班主任的表情。大概因为是跑着过来的缘故,本来柔软蓬松的刘海只剩下几挫,在额前稀稀拉拉的耷着,双手有些急躁的揉搓着,有一点点愧疚和不安的意味,看了叫人狠不下心来。
老师见他这幅模样,方才轻启的嘴终是又闭上了,皱着眉叹了口气,无可奈何的向章远摆摆手,示意他进教室。得到这一批准后,章远再次抬头看向老师,抬手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笑着轻轻点了点头,随后快步走向自己的座位。头上几搓打着乱旋儿的鸡毛也跟着步伐轻轻晃动着,晨曦透过教室发灰的玻璃,惺忪的阳光将章远镶了个金边,头顶的发丝更显得柔软了几分。
他心不在焉的打开课本,毫无意识的翻着,书上的字是一个没入他的眼。他有些恼火,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些。
“喂,小鬼。”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的脊后悠悠飘上,传入章远的耳朵里。听起来飘飘然的语调,却是让章远警铃大作,他猛的一回头,目光便和那个男人撞上。章远奋力的在脑中回想刚刚路过这个靠在摩托上抽烟的男人时,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激怒了他,亦或着他什么行为,让这个看上去极为不好惹的男人不爽了。
罗浮生将手上的烟从面前移开,把手搭在的摩托车的把手上,眼神紧逼着章远,章远觉得这眼神都快把他吞下去了。妈的,怎么这么倒霉啊,今天要在这歇逼了。
心里骂归骂,怕还是自然的,章远手心都被自己捏出了汗,战战兢兢的看着罗浮生,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:“是在……叫我吗?”他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声调比平时高了一些。
“你不是人?”话音未落,罗浮生将烟抛在地上,用他脚上的马丁靴轻轻捻过。
“……”章远不知道怎么回答他。
“小鬼,我问你,你从哪来?”
“啊?”
“从什么地方到这来的!”罗浮生有点不耐烦的扯了扯手上的露指手套。
“啊!从……从家里。”
“你干什么去?”
“去学校上课啊,今天……星期二。”
“哪个学校?”
“海城三中。”
“……”这一回罗浮生沉默了。
“有什么事吗?”似乎是章远终于确定自己没做什么冒犯罗浮生的事情,稍微挺了挺腰,开口问到。
“没事我就……”还没等他说完,罗浮生兀自转身套上头套,麻溜的蹬上摩托从章远面前离开了。
“我擦?”章远看着那摩托屁股后面卷起的粉尘,在原地愣了十秒。
我都做好了死的觉悟了?这就完了???
章远看着那个身着皮衣的男人渐渐远了,松了一口气,揉了揉眉心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碰见那个男人了,在小区后门、回家路上的小巷也有看到过他几次,难免有对视到的时候,章远每次看见他那冰冷的视线和他重叠,都会吓得的睡不着觉。近来倒是没怎么见到了,章远还在暗喜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进出小区了,那人看着就不像是什么正经人。
结果这不见吧,就好几周都没见,这一见就直接打了个照面。估计那人也记住他了吧?
章远郁闷的叹了口气,自认倒霉的摆了摆头,这才想起要去学校的事,一看表,这才上演了今早的一幕。
在校门外的一个角落里,一个男人坐在摩托上,望着远处的一栋教学楼。
“真是巧合。”可能是久了没有喝水,嗓子有些哑了,罗浮生舔了舔嘴唇,对电话那头说道。
“人就一毛都没长齐的小鬼,你再多疑也不至于怀疑到人家头上去吧?”
“行了,都说了没事。你现在整的那小鬼见到我就怕的不行。”罗浮生轻轻笑了一声,可能是骨子里的冰冷,让他这毫不经意的浅笑都显出几分寒意。
“我对那小孩还挺感兴趣的。”
罗浮生将手机重新揣回兜里,将身子向后靠了靠,再次望向那栋教学楼。
结果章远是成功集中了注意力,但全集中在了回忆今早的事情上,而且还非常集中,以至于老师点了他三次名他都没回应。
“章远!”老师有些愤怒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。
“!”章远猛的抬起头,发现四周的同学都看着他,他有些害臊的抓了一下脸颊,有些慌乱的走上讲台,垂头丧气的杵在班主任面前。
“老师……”他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逃不了被臭骂一顿的命了,于是干脆不再做无谓的解释。
“你!……早自习下课到我办公室来。”老师怒视了他一眼,对他指了指,就扭过头去,便又让他下去了。
破事天天有,今天特别多。

大家有没有想吃的巍澜衍生或者想看的梗啊


我明天白天抽空画画!
没有人就很尴尬了(T▽T)